菠萝蜜app污污下载安装

  我们不卖心灵鸡汤,只提供精神粮食! 丁宝桢,字稚璜。贵州平远(今织金)人。道光二十五年迁往平远州进修,咸丰三年(1853年),33岁考中进士,改翰林院庶吉士,自此步入仕途,后任翰林院编修。光绪二年(1876年10月),丁宝桢调任四川,他整顿吏治,改革都江堰水利设施,创办四川机器局,又改良盐法,岁增帑金百余万。任四川总督十年,励精图治,社会得以安定。丁宝桢治蜀十年,为官刚正不阿,多有建树,于光绪十一年(1886年)在成都病故于任上。清廷为了表彰他的功绩,追赠“太子太保”。 丁宝桢和都江堰 我是吃货 我为中国菜带盐 宫保鸡丁的由来 A1 H1 存好心 做好事 也会涨笨 大修都江堰 仕途遇险 A2 H2 自己挖坑 自己填 中国式好官 丁公宝桢 A3 H3 我是吃货 我为中国菜带盐 宫保鸡丁的由来 宫保鸡丁,又称宫爆鸡丁,川菜传统名菜,由鸡丁、干辣椒、花生米等炒制而成。由于其入口鲜辣,鸡肉的鲜嫩配合花生的香脆广受大众欢迎。尤其在英美等西方国家,宫保鸡丁几乎成为了中国菜代名词。 据说丁宝桢一向很喜欢吃辣椒与猪肉、鸡肉爆炒的菜肴,调任四川总督后,每遇宴客,他都让家厨炒制鸡丁,经过结合川味,多次炒制和味型调整,鸡丁制作日臻完美,成为丁家的招牌菜,并广为流传。后来由于丁宝桢戍边御敌有功,被朝廷封为“太子少保”——清代封给朝中重臣的虚衔之一,人称“丁宫保”,其家厨烹制的炒鸡丁就叫“宫保鸡丁”。另一说,丁宝桢在任四川总督期间,常微服私访。一次在督查都江堰岁修时,在灌县(今都江堰市)一小肆用餐,厨师特为总督大人制作一道拿手好菜——以花生米炒的辣子鸡丁。因其鲜嫩清爽,香脆可口,丁宝桢钟爱有加,于是叫家厨仿制,经家厨调味定型,待客会友。 宫保鸡丁的做法 用料: 鸡胸肉(或去骨鸡腿肉)、郫县豆瓣酱、水淀粉、白糖、干辣椒、花椒、料酒、酱油、葱白、花生米、莴笋 做法: 鸡胸脯肉切丁,莴笋切丁(可用胡萝卜等水分不大的食材代替)辣椒剪段,葱白切段; 莴笋均匀洒盐待用(这个使为了让莴笋入味,保持脆劲),鸡肉倒入料酒,酱油,水淀粉(红薯淀粉最好),一点点糖提味,调整湿润度,不要太干或者太稀。腌1分钟; 在腌鸡肉的同时炸花生米。花生米冷油下锅,小火不断翻炒;注意的是等锅里的"呲呲"声减小了就把花生米出锅,不要炒久了; 锅里倒油,油要稍多一点,油温8成热时,锅离火,把鸡肉入并迅速划散,上火,大火翻炒至鸡肉刚变色时盛起,(注意油要多噢!还有很关键的就是滑鸡肉时,锅里的油温不能太高,要离火,待鸡肉划散之后再上火。这是把鸡肉炒嫩的关键);锅里留适量油,倒入鸡肉,干辣椒段和花椒翻炒,加入适量豆瓣酱翻炒(注意鸡肉不能炒太久,要快)。此时能闻到川菜味啦(≧∇≦) 倒入莴笋丁翻炒(不要炒太久,要保持脆劲),加入花生米,葱白翻炒均匀; 勾芡。适量酱油(不要太多,有颜色就好),水淀粉,糖提味。勾芡,保证每一粒食材都裹上薄芡。调酱汁这一步可事先准备好~ 出锅享用(((o(*゚▽゚*)o))) 小贴士:炒出嫩鸡肉的秘诀:油要多噢!还有很关键的就是滑鸡肉时,锅里的油温不能太高,要离火,待鸡肉划散之后再上火。滑鸡肉动作要快,因为后面还会和莴笋翻炒一下,鸡肉炒久就老了。整个过程不要加盐!豆瓣酱已经有盐了,再加上莴笋里也有盐了。 莴笋可以用其他的代替, 只要不怎么出水的蔬菜就行~ 存好心做好事也会涨笨 大修都江堰 仕途遇险 丁宝桢就任四川总督期间,对都江堰渠首工程进行了一次大改造,“条石鱼嘴”开创了都江堰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铁石坚作。光绪二年(1876),丁宝桢由山东巡抚迁四川总督,到任后,见都江堰岁修经费不足,工程质量得不到保证,春耕时节水不到田,农民“索水”风潮迭见。洪水一来,内外江又是汪洋一片,灾情不断。官民彻底整治都江堰的呼声很高。 丁宝桢急官民所急,“前后亲勘十二次,奏请十万金,大兴工役”。 “因与该处绅民等商,拟改笼石为砌石,期于经久,可免年年拆修,稍节工费。”丁宝桢认为,都江堰的笼石工程不坚固,需年年修治,耗财累民,应铁石坚作,以免年年拆修。经过一番调研后,上任第二年的十二月,调集民工数千,召成绵龙茂道道台丁士彬、灌县知县陆葆德和以后任成都水利同知的庄裕筠等驻工地督办,对都江堰渠首工程进行了一次大修。将都江堰渠首鱼嘴、人字堤、仰天窝鱼嘴和蒲阳河鱼嘴的笼石拆除,改用条石砌筑。条石间用铁链联结,石缝用桐油调和石灰嵌缝,务求牢固。新砌都江堰鱼嘴用功尤深。这是在生产力得到发展以后的清朝,对都江堰水利工程以条石换笼石“坚筑”的一项改革措施。务求坚固,但花费比往年巨大。 工峻后,“余金二千余两、粟百余斛,盖权量之所溢也。邑人吴烈堂监粟出纳,襄事者谋共利余粟,吴执不可,具以报”(钟天康《都江堰文物志》)。灌县县令陆葆德上奏丁总督批准,用此余银在灌县城南门外水毁多年的原“凌云桥”处,恢复重建了一座石柱廊桥取名“普济桥”,寓“普济众生”之意。因“雁齿凌空,直指南道,世咸称为南桥”(余定夫《南桥记》)。 可是,就在丁宝桢的岁修工程完成当年(公元1878年),都江堰遭受百年不遇的大洪峰,岷江洪水暴涨至一丈九尺多。木石俱下,浊浪翻滚,吼声如雷,新构作的人字堤等堰堤被冲毁三十七丈余。“查都江堰堤工成例,凡堤身冲毁,若仍水势至宝瓶口水则十六划以下,则承办之员与堰长工头均应著赔;若过水则十六划以上,则作免罚。上年水势没过水则又高出数丈(原文为丈,误,应为尺),以致堤工冲刷,此实川省堰工成例之所不问。”但丁宝桢以及成都水利同知庄裕筠等人因维修都江堰“未遵旧制”,很快就接到一道“革职留用”的圣旨。这也是这位丁大人仕途中少有的挫折。 自己挖坑自己填 中国式好官 丁公宝桢 石砌人字堤冲毁后,丁宝桢“令员即于是年冬月自备经费,仍将所砌石堤全行起尽。照旧改为笼石堆砌。”用自己的俸禄重新恢复了笼石拦水的古制。 后世水利学者认为,丁宝桢的条石坚作虽然在渠首鱼嘴和人字堤部分遭受了失败,但是在内江宝瓶口以下的几处分水鱼嘴却基本保持完好。光绪三十年(1905年)十二月初三日,四川总督锡良在《奏为都江堰岁久失修冲决成灾现拟筹款修复事》中奏到:“溯自光绪四年,前督臣丁宝桢筹款大修后,岁获丰收,迄今将三十年,从未大加修理。”而仰天窝等处的分水工程中的石砌河岸和鱼嘴一直沿用至今,被称为“丁公鱼嘴”。可见丁宝桢的条石鱼嘴效果显著。 1886年,一生辛劳的丁宝桢67岁时死于四川总督任上,追授太子太保。可是,谁也没有想到的是,这位一方诸侯,位尊权重的封疆大吏,死后身无长物,只剩下满柜书籍、一些笔砚和敝旧衣物。丁宝桢去世后,灌区百姓深感丁宝桢的厚德,在都江堰内江河边建丁公祠,朝夕焚香叩拜,永远纪念这位为民造福的好官。 老灌县的“丁公祠”原来在松茂古道边二王庙旁边。其庙已毁,但庙前碑石尚存,那副对联却长留世人心中: “东流不尽秦时水,西望长陪太守祠!” 丁宝桢在任期间,还对灌县都江堰灌区岁修提留款及农业税等进行清理改革,每亩税费由原来的二分减少六厘,改为一分四厘,减去农民不合理负担。老灌县柳街农民用薅秧歌唱到: 岷江河水浪悠悠,丁公修堰美名留。 减粮六厘要民富,南门又修渡人舟。 如今,丁宝桢的铜像站在伏龙观下的堰功大道上,默默地注视过往苍生。 光绪六年正月二十日(公元1880年2月29日)四川总督丁宝祯《奏为查勘都江堰办理岁修工程情形事》 光绪五年十月二十三日(1879年12月6日),丁宝祯《奏为本年已逾霜降都江堰工程一律平稳并备陈修堰系关农田水利事》 光绪五年五月二十七日(公元1879年7月16日),四川总督(时为革职留留用)丁宝桢《奏为都江堰复砌石为笼石岁修工毕事》 罗廷全《川西柳街薅秧歌史话》 来源:文明青年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