荔枝app甜蜜发糖

  人生有情泪沾衣,江水江花岂终极。——杜甫 看过一部影片《半个喜剧》,主要是奔着女主任素汐去的。看完了之后,很多人都评论说这部电影的三观很正,也很现实,说以前都被偶像剧给毁了,说各种谎言、背叛、套路、权利、懦弱和可怜的正义都在这部剧里显现的淋漓尽致。也有人说现在社会有很多像“孙同”这样的人,委曲求全、左右为难、老好人、迷失自我等,说人都会带着多个面具,活得很累。 虽然孙同看似最后选择了做回自己,在婚礼现场勇敢地说出了自己一直想说的话,也跟郑多多彻底闹掰了,义正言辞地说:“我想做人,做一回人。” 可是在我看来,孙同还是孙同,他就是一个渣男,不会变。 01 影片中,孙同,从小城市来北京上大学,考了三年才考到北京,和郑多多、高露是大学同学。三个人关系看起来不错。毕业之后和郑多多住在一起。在酒吧里兼职唱歌,在郑多多的帮助下找到工作,并且还给他办理北京户口。 郑多多,老爸是一家公司的副总,家庭条件不错,是高露的未婚夫。但是私生活混乱,和女人随便上床,并且有强烈的占有欲,跟自己上过床的女人,自己不要,别人也不能碰。还不允许自己的未婚妻高露去健身房,理由是健身教练都是男的。 看起来郑多多对孙同很不错,不仅解决了他的工作和户口,而且还让孙同住在自己家里,并且口口声声说自己的衣服,孙同可以随便穿。但其实他就是享受这种优越感,享受孙同在他面前呼之则来,挥之则去的感觉。 孙同戴着一副眼镜,做事情规规矩矩,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私生活,看起来一副很老实的模样。刚开始孙同出现的时候,他在跟高露打电话,说希望高露和郑多多两个人不要再闹别扭,想要两个人和好。他回到家之后碰见郑多多正好跟莫默两个人关着灯,一起坐在沙发上,他知道郑多多又要乱来,很是生气,还把郑多多叫进卧室,责怪他不应该这样。 看着这里,我开始对这个人设有了那么一点好感。 孙同说,他一会要去酒吧唱歌,然后要借郑多多的衣服穿,郑多多说不借,他把衣服扔给了躺在沙发上的郑多多。我以为他就那样走了,可是镜头再出现的时候,是他拿着琴,穿着那件他说“不穿了”的衣服,一副很是委屈的表情。 那一刻,对孙同这个人物,我就再没有好感了。 其实在我们生活中,好朋友之间互相借衣服穿,本来没什么问题。但是我们看孙同,明显他并不那么情愿,但是他自己买不起那么贵的衣服,所以他要用那件衣服撑场面,还是选择穿了。用完之后,他回到家随手就把那间外套扔到了卧室门口,但是又担心被郑多多看见,急忙又捡回来。 影片刚开始郑多多为了骗莫默,说自己住在原本是孙同住的那间卧室时,郑多多从柜子里随便拿出来一堆衣服给莫默看,说这都是他的衣服,说他没有骗莫默。 可见,孙同不是只穿那一件,是很多。按理说,就算孙同家庭条件一般,但是郑多多作为自己的同学加好朋友,不仅给自己地方住,还又找工作又落户口的,也是帮了不少的忙。如果他真的那么有骨气的话,就不会连衣服都是穿郑多多的。 可见,他已经完全把郑多多当作是自己能够在北京站稳脚跟的台阶了。况且从后面他妈妈出现之后,说把老家的房子卖了给他在北京付个首付的时候,我们知道他家庭条件也没有那么差,跟大多数普通人是一样的,甚至比一部分人要好很多。况且他学历不差,完全可以自食其力去找一份工作,不必这样寄人篱下。 但是孙同并没有这样做。 02 影片中提到最多的就是关于孙同的“房子和户口”问题。孙同之所以这样任凭郑多多使唤,其实都是因为这个原因。 但是孙同之所以这样趋炎附势,其实跟他妈妈有很大的关系。孙同妈妈来北京看望孙同,从莫默口中听到郑多多说的关于孙同一些不好的话时,坐在沙发上很是不高兴,但是郑多多一从门里回来,她立马笑盈盈地迎上去,夸郑多多又变帅了,还给郑多多他爸爸准备了东西。 之后孙同妈妈跟孙同出去了,路上责怪孙同穿郑多多的衣服,还说要活得有骨气。可是当孙同回去准备阻止郑多多又做出背叛高露的事情的时候,他妈妈也怕得罪郑多多,拦住了他,说骨气不是用在这的,说如果得罪了郑多多,房子和户口的事情怎么办。 可见,从他妈妈那里灌输的观念就是郑多多是个金主,孙同必须要抱着这棵大树。跟我们平时所说的友情,完全变了味。而孙同呢,看起来他确实是在为高露考虑,确实想让郑多多不要再做伤害高露的事情,可是呢?每次到最后,他都没有。说到底,他就是怕得罪郑多多,害怕自己的工作和户口没有着落。 他一边正义凛然地教训郑多多,一边又总是给自己留有余地,找借口。用一句话来说,就是他想让自己成为谦谦君子,但是他又放不下不用努力就可以到手的房子和户口。其实,他就是自私和虚荣,他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。 他宁愿在郑多多面前百般忍耐,做他的挡箭牌,还被他指使。他也知道自己活得不堂堂正正,就像是郑多多的一条狗。所以最后,他才会说他想活得像个人,想做一回人。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来,他是多么能忍的一个人。这样一个人,能忍受自己在自己的同学兼好友面前活得像一条狗,可见他的内心这种“靠别人”的思想是多么的根深蒂固,可见他为了自己的利益已经没有了做人的尊严和底线。 他是不像郑多多那么渣,随随便便和女人上床,玩弄别人的感情。但是他也是一个渣男,只不过他们两个人渣的地方不一样。他渣在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不择手段。 03 孙同和莫默在一起后,郑多多不同意,让他跟莫默分手,要不然就绝交,工作也会丢。他妈妈也不同意,一方面嫌弃莫默和郑多多在一起过,一方面也是害怕得罪郑多多。 孙同不同意分手,但是他还是犹豫了。 孙同陪他妈去医院看病,莫默等孙同的时候,听到了护士的谈话,说孙同的妈妈让孙同跟郑多多撒谎,说和莫默已经分手,还说孙同妈妈的病是装的,医生已经告诉了孙同。 可是孙同来了的时候,还在莫默面前表现出一副他妈妈真的生病了的样子。于是莫默质问孙同是不是想让她配合他一起去骗郑多多。孙同说现在确实没有必要去刺激郑多多,等他缓差不多了,再好好跟他说。 莫默问缓多久,是不是等他工作稳定了,户口也下来了,那个时候再说。孙同一脸无奈地说,他确实没有办法了,让莫默体谅他这一次, 然后他们吵起来了。 莫默问孙同为什么要这样做。孙同说,他都是被逼的,说谁都没有站在他的角度上考虑过,说他条件不好,没有办法,说像莫默这种生在天上的人,理解不了他这种生在水坑里的人的处境。 没错,孙同就是这样的人。他觉得自己没有含着金钥匙出生,所以他就有理由为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去做出一些龌龊的事情。他看似是为了郑多多考虑,为了莫默考虑,为了高露考虑,为了他妈妈考虑,其实他就是为了他自己。 当他想要的一切和现状发生冲突的时候,他都选择了自己的利益,即使是他喜欢的人也不行。而且还为自己的行为找了很多冠冕堂皇的借口,还在责怪别人不理解他。这不免让我们怀疑他跟莫默在一起也是有目的,因为莫默家境也很好,从影片中看,一点也不比郑多多差。 04 一个人不想着靠自己,不想着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自己活得更好。看着别人出生好,愤愤不平,却还在接受着别人的施舍,委曲求全,一忍再忍,一直出卖着自己的良心。这样的一个人,你能说他不渣吗? 就像影片中莫默说的,“干一次这种事,就会干一辈子这种事,今天你能为了工作,明天就能为了升官,后天为了孩子上学,你会永远为你自己做恶心的事找借口。” 所以,孙同是一个渣男,是一个为了利益不惜出卖自己的渣男。 有句话说,一个人越能为了什么事情忍耐,就说明越他在乎的是什么。他没有为了莫默去舍掉那些利益,反而因为那些利益而准备舍掉莫默,即使他口中说着自己多么的喜欢莫默,可是这些喜欢在利益面前就变得微不足道,不值得一提了。 假如跟这样的一个人生活在一起,会有什么幸福可言。他为了房子,为了户口,连自己的良心都可以出卖,你能保证他今后不会为了更有诱惑力的东西出卖你吗?